是九道不是九道菇

也不是九道湾。

【海尔森水仙】舞会

海尔森有幸参与了这场舞会。

金黄的酒液倾泄而下落入明亮的玻璃杯中惊起一片波澜,麦芽发酵后的酒香尽数吸入海尔森的鼻内,诱人,同样扰人心志。在瓶口打转迟迟不肯滴落的酒精随着人儿手一抖重新归于瓶中,只留小半杯供海尔森享用。吝啬那可口的酒精并没有天大的好处,除了将其收入自己的口袋中再无其他可能。

也许在某处。就有人抱着兑了水的酒精喝的酩酊大醉吧。

复古的建筑装饰无比耀眼,绚烂的色调以及繁琐的图案撩人心弦。再过耀眼也不及她,海伦娜,另一个海尔森。

海尔森揽过她纤细的腰肢,一手牵住人白皙的手。二人的默契度非常高,高跟鞋与皮鞋一来一往精准的踏着节拍起舞。

海伦娜火红的舞裙格外耀眼,她能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在遇到海尔森之前就有不少男性试图用酒精来麻痹海伦娜,也有不少人在远处用视线一遍遍抚摸她突出的酥胸与因舞裙而暴露的香肩。

海伦娜最终选择了她自己来做她的舞伴。

曲毕,舞也毕。海尔森和海伦娜决定再跳一支舞。

【伪全员学院AU】sjb啊。

cp.
谢伊x海尔森
爷孙组
亚诺x爱丽丝
阿泰尔x马利克
挨揍x大番茄【我就是不好好打名字略略略
妹子百合啥的。肯威三代兄弟设定。没了。

0.
谢伊养了一只猫,叫莫林根。爱德华和康纳也有一只猫,叫寒鸦和天鹰。
海尔森没有。
据说他去宠物店买猫,不管哪只猫都死命的扒拉着笼子不肯跟海尔森走。好不容易抱回来一只【还挠了海尔森好几爪】半夜还跑掉了。因此爱德华对着海尔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了好几天。
谢伊是被海尔森“你敢笑我就让查尔斯去磨搓衣板”的眼神吓怂了不敢笑。

01.
康纳在学校里特别受欢迎,和海尔森一样,每天几乎是搬着一大箱情书回宿舍的。
对了。你们能不能想象一米九的大小伙子在他大哥的逼迫下头顶那一箱情书然后跪键盘?

02.
亚诺那小子这几天一直往首饰店跑。据和他同一个宿舍的雅各布说他看上了他养父的闺女爱丽丝。
“得了吧。邵云都比你高。”
雅各布说完就被亚诺过肩摔了。据校医说摔的还挺惨,摔断了八根骨头。

03.
数学老师阿泰尔和历史老师马利克有着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上面那句话是我瞎编的千万别信。其实是平时冷艳的阿泰尔老师厚着脸皮爬人家家的窗户给人家窗户边上放花花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各种假装巧遇人家死缠烂打追到的。

04.
你问我艾吉奥怎么追到小画家的?
你去问问03里的阿泰尔。

【SH】虐文甜文十题

今日题梗:以“我只能握住ta的手”做结尾写一篇虐文。和 @要篱不要笆 的联文。


海尔森离婚了。
那一整天海尔森都很沉默。虽说平时他的话也不多,但今天,他的寡言简直令人窒息。谢伊看着他在电脑前坐了一整天,他的双眼死死的锁定荧幕,双手在键盘上迅速的飞舞。
没了往日的从容,今天的他像是一个拼命赚钱的穷鬼。
谢伊没有阻止他,只是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在没完没了的工作的海尔森手边放了一盘巧克力蛋糕。

深夜零点,公司上下只剩了两人。
谢伊听见海尔森的办公室里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去查看。他打开门,浓郁的烟草味猛地钻进了他的鼻腔中。
“你在吸烟。”
海尔森没有说话。
谢伊走上去掐住他的手腕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海尔森不会吸烟,他还在不住的咳嗽。
谢伊没说话,他走了出去,搬了一箱啤酒进来,然后和海尔森并肩坐下。
“相比烟草,酒精更适合用来解闷。”

海尔森喝醉了。
喝醉后的他没有谢伊想象中的那样失态。被酒精麻痹的他愈发沉默,沉默的可怕,四周的空气似乎也是因为他而凝固,窒息感从脚尖攀到头顶。
谢伊将最后一个酒瓶扔掉,海尔森近在咫尺。他不打算打破沉默,也不打算去做那个他在脑中想了数万遍的动作:揽过他的肩,吻他,然后对他说我爱你。
谢伊不会那样做,永远都不会,因为海尔森永远不会属于他。
海尔森哭了。不是嚎啕大哭,而是不是谢伊一直注视着他否则根本不会被发现的哭。

谢伊不说话,只是轻轻地,慢慢地,伸手握住了海尔森的手。

他能做什么呢,他只能握住他的手。

【SH】虐文甜文十题

今日题梗,以“我该回去了”为结尾写一篇甜文。和 @要篱不要笆 的联文,三天一更


海尔森已经喝了一瓶又一瓶酒。
晶莹却火辣的液体被他一饮而下,以往从不沾酒的海尔森丝毫不收敛的喝了一整瓶。他从来不去酒吧,也从来不会一次性喝这么多酒。

香水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妖媚的女人以妖娆的姿势一手环住海尔森的脖子,一手端着酒杯。善辩的嘴中吐出最动听的天籁,诱惑近在咫尺,头脑发热的海尔森竟未拒绝,但也未给予更多的反应。女性身上的香气通通钻入海尔森的鼻腔,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厉声呵斥缠在他身上的女人,也没有伸手去推开她。他现在太需要慰藉了。
女人在没有得到拒绝后更加过分的抚摸海尔森,一步一步伸手去抚摸他紧实的胸膛,去摩挲他的大腿,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呼出热气。
海尔森不为所动,也不曾拒绝。就任她放肆,任她抚摸,任她垂涎。

吧台上的酒喝完了。

忽的,那女人被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掌推开,那女人刚想恼怒的骂些什么却被一个眼神堵了回去。那人揽过海尔森的腰,将他扶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宽厚的手掌揽过他的肩膀,海尔森靠在了一个温热的怀中,一个吻触轻轻落在了他的唇瓣上。

“该回去了,sir。”

海尔森努力的撑起眼皮,看着彩色的灯光眨了眨眼。

我该回去了。

【SH】虐文甜文十题

今日题梗:以雨还是没有停做结尾写一篇甜文。
@要篱不要笆 的联文,三天一更。

通常城市越大越让人透不过气。

蜿蜒曲折的道路似是无边的黑洞,吸引来一辆又一辆的机车行驶过漆黑的舌头自觉的排成排不断地滑进它张开的大嘴,他贪婪地吞噬了一辆又一辆。霓虹灯和红绿灯闪烁着绚丽刺眼的光几乎令人分不清它们。
大厦高耸,盏盏日光灯亮起的光通过玻璃窗打在过往路人麻木的面容上。
善辩的海尔森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心底的那股反感。

光随处都有,但那似乎又不是光。

纹路深刻的砖块铺在人们脚下,但是在这个时间似乎没有多少人踩在它们身上。路旁的咖啡店下了班,24小时便利店的老板也开始打起哈欠。
乌云渐渐遮住了这座城市。

雨,毫无征兆的雨。海尔森站在便利店里透过张开的大门看向对面的路灯。密密麻麻的雨滴被灯光耀的无从遁形。

“光”让人看见了雨滴。

他在便利店买了四罐啤酒和一些小吃,他突然很想尝尝孩子们口中“纽约最好吃的巧克力”,于是他从货架上拿了一盒。

海尔森拎着乳白色的塑料袋犯了难。有一些雨滴砸在了塑料袋上红色的标志上,顺着褶皱一点一点被地心引力拉到了地面与地面上的一滩水渍会和。家就在附近,但是越来越大的雨势告诉海尔森冒昧的跑出去只会被淋成落汤鸡。

他等会儿还有个重要的资料要看,他不能继续拖延时间了。
海尔森紧了紧拎着袋子的手掌,然后一鼓作气冲进了雨里。

雨下的越来越大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路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了。雨已经浸透了海尔森的西服,西服下的衬衫也已湿透。他跑的很快。不少雨水落进了塑料袋里弄湿了海尔森的巧克力的包装。
一个黑红的影子从路灯关顾不到的地方闯入了海尔森的视野。被雨水蒙蔽视野的海尔森不知道那是谁,他只看见那深邃的黑上有数抹火红。

“Sir!”
谢伊喊住了他。

海尔森披着谢伊给他带来的大衣,走在谢伊给他撑的伞下。
一路上谢伊的手一直搭在海尔森左肩上将他往自己的怀里揽,防止海尔森再淋到雨。
海尔森觉得谢伊的手很暖。

“您买了什么?”

“啤酒,零食。”

“还有巧克力,我看见了。但是我记得您不喝酒,也不吃零食。那是给我买的吗?”

“不是。”

“实际上您不用买那个巧克力的。我给您买了两盒,还有巧克力蛋糕。”

“你这是多此一举…”

“记得刷牙。”谢伊打断了海尔森的话。

走到家门口时,谢伊停下了脚步揽过了海尔森的腰吻了他。

雨滴让人看见了光。光就在身边,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雨还是没有停。

【shaytham】亡灵

01

海尔森死后,海尔森的卧室里每个月都会出现一个海尔森。
谢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天他去打扫房间,他看到海尔森正坐在书桌前看书。不,那不是海尔森。他比海尔森看上去要年轻一点,大概四十多岁吧。
海尔森转过头,看了看谢伊。“这是我的房间吗?”他问到。
“不是,这是海尔森,海尔森·肯威的房间。”谢伊说。
“我就是海尔森。”
“不,你不是,海尔森已经死了。”
那个“海尔森”愣了愣,然后看了看瘫在桌子上的书。谢伊看着“海尔森”,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变透明,最后消失。

02

第二个月,谢伊又见到了“海尔森”,这次大概三十岁。“这是我的房间吗?”他又问。“不是,这是海尔森的房间。”“我就是海尔森。”“不,你不是,他已经死了。”那个“海尔森”也消失了。

03

第三个月,谢伊见到了二十岁的“海尔森。”“这是我的房间吧。”“不是,这是海尔森的房间。”“可是我就是海尔森,海尔森·肯威。”“不,你不是,海尔森已经死了。”他也消失了。

04

第四个月,那个海尔森看上去才十岁多。“这是我的房间?”“不是,这是海尔森的房间。”“我不是海尔森吗?”“你不是,海尔森已经死了。”

05

最后一个“海尔森”也消失了。

06

死去的亡灵会太想念某个人而已更加年轻的面容回到这个世上。如果他的亲人或者爱人拒绝了他,他就会已更加年轻的面容再度回来。如果接受了,他就会心满意足的去投胎转世。如果到最后依然没有被接受,亡灵就会受到上帝的惩罚。

07

海尔森的亡灵直到消失都没能最后一次抱抱谢伊。

00

谢伊的理智战胜了感情,可喜可贺。

【SH】虐文甜文十题(01)

今日题梗:以“我饿了”做结尾写一篇甜文。
@要篱不要笆 的联文,三天一更。

海尔森和谢伊吵架了。
自从他们二人在一起后几乎每天都在吵架,小到做菜用哪款酱油哪口锅大到圣殿骑士公司与其它公司合作的事情。
有时候二人还会大打出手,小到互掐大腿肉大到枪械利器对峙。有几次要不是和海尔森有关系的警察局局长布雷多克出面解决,二人估计就要去监狱里走一趟了。

这次的导火线是海尔森的那个尽职尽责的好下属查尔斯·李。

“你最近和李走的很近。”
海尔森刚把公文包放到桌子上,西装的纽扣也刚解开一颗。
“工作需要。”海尔森的答复和谢伊一样简单了当,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更像是在回来的路上提前想好的辞措。
“工作需要?海尔森,你现在早上享用着两份早餐。”谢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本来不打算将视线从皱皱巴巴的纸面上移开,但爱人的答复太让他恼怒。他很少直呼海尔森的名字,即使他们现在是情侣谢伊也一样习惯采用上班时间对海尔森的称呼。
海尔森将西服搭在衣架上,然后屈指扯住西服的下摆稍稍用力一拉,布料上本来就少之又少的褶皱瞬间消失。他似乎不打算与谢伊继续争执下去,也不打算继续解释。
“你这是承认了吗?”
“我不想和你像个孩子一样争执毫无意义的话题。”
英国人的语气冷静的出奇。即使谢伊知道他的语气一贯如此,但是他依旧对此不满甚至愤怒。
“在你眼里我的不满就这么不值一提?那李的不满你为什么就会优先解决?”
“那是工作上的问题。”
“包括李对他的手机款式的不满?”
“谢伊·寇马克!”
海尔森彻底爆发了。他没想到平时做事爽快利落的谢伊会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纠结不放,还用这样嘲讽的语气对他说话。
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没有人。

之后谢伊和海尔森意外的默契打算彼此自之间不再说话。两人坐在桌子两边,沉默地听着钟表中的齿轮运作时发出的咔嗒咔嗒的声音。
桌上的桌布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污垢或是褶皱。简约的花纹纹路深浅不一形成别样的美。这不是海尔森打理的,他没有这个时间。这是正在放年假的谢伊打理的——要知道二人还没同居时谢伊家里可是乱的一团糟。
海尔森双手环着臂膀不动声色的扫视周围,地板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沙发、茶几、阳台的植物和所有家具都照顾的妥妥当当。
海尔森的书房永远是家里最严谨整洁的地方。一半归功于海尔森平时的习惯,一半归功于谢伊的打理。
工作上谢伊默然寡言,但行动永远是最快最利落效率也是最高的那个,他对待同事乃至海尔森除外的上司很少真正的微笑。工作之外他和海尔森在一起时,很多时候即使两人只是坐在一起看书谢伊也会无端的对着海尔森傻笑。说是两人一起看书,其实是海尔森看书,谢伊看海尔森。

海尔森抬头看了看有些懊恼正不知所措地挠头的谢伊,嘴角悄悄地上扬了一下。
平时傲娇的像只猫的大团长,是不是该妥协一次了呢。

“我饿了。”

一个【bu】正经的AC语c群宣。
就。开时期开物拟开性转开幼体啥几把都开。重皮可重三。不禁白,慢慢来嘛。
偶尔群主那个智障不懒了会肝些自创的AU什么的。
懒的开戏群,就这样吧。
对了。现代AU玩儿的会比较频繁。
欢迎加入那啥的刺客信条,群号码:598514434

占tag致歉【群宣】
吃all海参的小伙伴很少的样子,所以建了个群,来一起产粮取暖吗!!xxx
主要是all海参和海鲜组的讨论,偶尔会有自发的语c什么的,可能还会有公屏开车的情况出现hhhhhhh
总之一起来玩吗?!xxx
群号:560877437

【点梗】爱上圣殿骑士的刺客

@二式 的点梗。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
而且还这么渣。
望不嫌弃x

1.
谢伊打算背着连恩去圣殿骑士的总部浪一圈,顺手刺杀两个杂兵向连恩证明他不是弱鸡。
他半蹲在树枝上,等待着巡逻的杂兵路过。几个身影在黑暗中摇摆,谢伊眯起眸子试探性地吹了声口哨。
回应他的当然是几个几乎是一瞬间绷紧弦匆忙过来寻找声源的哨兵。
谢伊满足地打量着他的猎物们。

2.
谢伊摘下手套随手撇在一边的哨兵的尸体上,正得意洋洋的盘算着回去如何向连恩吹嘘的谢伊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接近的人。
他嗅到了一股火药味,然后一把滑膛枪抵在了他的后脑上。
他浑身上下似乎流窜着一股电流。他打了个寒战。
“名字。”
嘶哑低沉的嗓音骤然出现撕破沉闷空气。
谢伊吞了口口水,一言不发。
他认出了那个声音。他听到过,某次与圣殿骑士的对决中这个富有特殊魅力的声音并未被金属碰撞或是滑膛枪射出火药的声音掩盖,随着风流悠扬的传入他的耳中。
海瑟姆·肯威,圣殿骑士的大团长。

3.
谢伊本以为他会死,但是明智的海瑟姆决定让这个胆大包天敢独自一人闯到总部的刺客活着,或许能从嘴里套出点消息来。
海瑟姆一向不喜欢严刑拷问的方式。
海瑟姆每天都会亲自去牢房,偶尔命令部下打开牢门让自己进去和这些个刺客唠唠嗑。
“你明知道我不会说任何消息。”
“你会的。”
海瑟姆的唇角在不经意间勾起,这个笑容深深地扎进谢伊的内心。

4.
谢伊吃了几十天的牢饭了。
连恩现在一定心急如焚地寻找着他,回去之后,我是说,如果能回去,连恩一定会说他是弱鸡并把他狠狠地揍一顿。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你开口之后。”
海瑟姆挑眉,把手里的托盘放下。
“那是什么?”
“点心。”
“什么?”
“送给你的点心。”
“为什么要送我点心?”
“庆祝你在这里住满了一个月。”
“……”

今天的谢伊依旧感觉他被人当成了傻子对待。

5.
连恩悄悄地救走了谢伊。
在离开圣殿总部之前谢伊的心里有了股令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感情——
不舍。
他回头望了望高耸的建筑物,眯了眯眼,三两步追上了连恩。

6.
这阵子谢伊的情况很不妙。
就像是某个男人看上了谁家的漂亮姑娘,朝思暮想废寝忘食,即使是被拖去酒馆喝酒也是无精打采的模样。
谢伊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空虚。

7.
晨曦还未降临,海瑟姆的卧室的窗户被人敲响。
海瑟姆简单地扎起如墨的长发,披上宽大的大团长服翻身下了床。
海瑟姆拉开窗帘,望了望窗户外模糊的人影。令他措不及防的,一张熟悉的面容。
“麻烦……打开一下窗户。”
谢伊小心翼翼地说。
沉默。
海瑟姆似乎是在斟酌要不要放这个刺客进来,进到自己的卧室里来。

8.
海瑟姆终于打开了窗户。
谢伊矫健地跳进室内兴冲冲的上前似乎想要拥抱海瑟姆,但是想到了些什么,两个手臂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我现在只需要擒住你的双手。”
海瑟姆意有所指的望了望他的手臂。
“向信条发誓,我不会伤害你。”
谢伊放下手臂,慌乱的在身前寻找双手的位置。
“我对你的印象……很好。好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我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的教团。”
“但是我……我……我无法停下这种想法。”
谢伊吞了口吐沫,抬起头望着对面的人。
他的脸色很糟糕。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对,一个刺客。”